11/19/2008

doctoral studenot

Lab meeting之前都是碩士生報告

今天博士生第一次報proposal草稿


報完之後老闆給評論

維持他一貫的溫文儒雅

每一個字的發音

都是輕聲細語和顏悅色

可是經過空氣傳到我的耳朵裡

卻是如雷貫耳擲地有聲


像這樣...


報告完

同學們也依序發問, 評論與建議完

最後是老闆講評

依然輕聲細語:


"我對博士生的要求比較高, 你們(指台下的同學)不能只是發問, 評論, 建議 , 而是要challenge上面報告的人..."

經過空氣傳到我的耳朵裡, 用白話翻譯, 聽起來像這樣:


"你們這些博士生還在混嗎?

連提個問題都不會啊?"


另外一個評語

"你今天報的這個還少一塊, 你報的是introduction, 還有一塊是related work沒介紹..."

(老闆一眼就看穿這個報告的不完整)

經過空氣傳到我的耳朵裡, 用白話翻譯, 聽起來就成了這樣:


"你在混什麼? 根本沒作嘛!

下來, 不要報了, 下次弄好再報!"


之前只是突然有感而發

想到在報告的投影片上署名身份"doctoral studenot"自嘲

這下子真的"博士, 生不出來"了


後記:

老闆說話的樣子一向都是"輕如鴻毛"

可是我聽起來卻都是"重如泰山"

(老闆就是有這種神奇的力量)

不過比起其他聽過的慘不忍述的case

我真的是遇到一個好老闆

再怎麼感恩都不為過


但是今天開車回來停好車

還是在車子裡鬱卒了一個小時才有力氣走上樓


進度落後

已經沒有時間悲傷了...


2 則留言:

  1. 怎樣的人生歷練才能有像海大這等翻譯機的功力?既然要拿博士要加油喔~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天藍過我的憂鬱2008年11月19日 上午4:12

    你們老闆也恐怖ㄋㄟ~是笑面虎喔~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