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/23/2012

一切都只是理想 現實面並不如此...


日本放棄對台主權 舊金山和約生效之後 我的認知為 當時台灣已經獨立 但仍被中華民國流亡政府非法占領及統治至今 無法完成建國的程序

所以 我主張台灣建國 而非獨立(因為早已獨立)

上文所講的獨立是"自日本獨立出來"的意思 但現在大部分的人都很直觀的認為獨立是"從中國獨立"出來(關中國啥事?) 這也是之前用"統獨"二字其實不是很洽當的地方

事實上目前所稱的統獨的"統"應改稱為"被(中國)併吞" 而統獨的"獨"應改稱為"(台灣)建國" 才不會有所誤解

有人會說不認同這個政府為何要去投票?

誰說承認這個流亡政府目前統治台灣(但沒有主權)的現實 就不能期待利用"被選上的流亡政府首長(不管哪一黨)宣布結束流亡政府還政於台灣人"的方式建國

當然 一切都只是理想 現實面並不如此...

4/03/2012

網內互打

《轉自Dr. Tony Hsu》

有三個人,分別來自外商公司、傳統產業、血汗醫院。 

⋯⋯ 一次意外事故後,三人在陰曹地府碰面排隊, 閻王跟他們說,因為事發突然,他們都還有一次機會可以打電話回陽間 , 跟親朋好友交代一些後事 .

外商公司的打電話給老婆, 交代清楚自己銀行的存款要如何處置, 一共講了 5 分鐘. 講完後他問閻王說要多少錢 ? 

「五萬元 」 

他覺得不貴, 當場開了張五萬元的支票給閻王, 便瀟灑地走回座位.

傳統公司的心想, 五分鐘五萬元? 那講短一點吧 ! 打電話給小老婆 , 交代清楚自己的股票要如何處置, 只講了 2 分鐘. 講完後他問閻王說要多少錢 ? 

「打電話給小老婆,五十萬元」 

他雖然覺得很貴, 但還是小 case 啦! 當場開了張五十萬元的支票給閻王,便開心地走回座位. 

最後輪到血汗醫院員工,他心想, 好像講的越短反而越貴,那當然要多講一點 ! 他沒什麼存款要跟老婆交代,也沒時間更沒有錢可以養小老婆, 倒是有一堆做不完的事情還沒交班, 當下撥了電話回公司給同事, 把自己還沒做完的工作都交代的一清二楚. 結果一共講了 20 個小時之久. 講完後他問閻王說要多少錢? 

「二十元 」 

他嚇了一跳, 有沒有搞錯啊 , 講那麼久才20 元? 

便跟閻王再確認一下 . 閻王回答說: 

「因為…. 

從『地獄』打到『地獄』,
算【網內互打】......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