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/20/2010

皮蛇 . *罩 . 連公子

皮蛇發病已經過了五六星期
神經痛早已消退
不過左胸前最深的圓形疤沒有完全癒合
還是有皮肉痛
老婆幫我抹藥的時候...

我說: "其實我這是槍傷 只是沒有穿透 子彈還卡在身體裡 早知道應該去台大就醫的 15天就好了"
老婆: "那你還要戴口罩才會好得快吧"
我: "哪是!? 傷在臉上才是戴口罩 我是傷在胸前 所以要帶*罩"
老婆: ...
(以上對話純為家居搞笑 請真調會不要太認真啊)

其實我不確定連公子到底為中國黨五都勝選帶來多少助益
(當然啦 我完完全全相信他是槍擊案中的受害者)
不過我確定他的確為我們家帶來不少歡笑
就這一點來說 真是甘溫蛤
僅以本文祝 連公子早日康復
(不過也許他早已康復 若此也請勿怪罪 就當作我狀況外好了)

P.S. 不知道台大醫療小組與連公子能不能共獲"孔子醫學獎"?
這種醫學上的貢獻還不能獲得"孔子醫學獎"的話 就太說不過去了

12/06/2010

樣板謠言

有一類樣板謠言:
中國人負責製造
台灣人負責傳播 還有 深信不疑
韓國人則負責笑(第一次聽到時 韓國人都會這樣苦笑說: "不會吧 我們小學課本就教過 某某某是中國人啊")


很多人應該都看過這樣的樣板謠言
長這個樣子:
"韓國人說: 孔丘(李白或孫文等族繁不及備載的中國古人)是韓國人"



我第一次知道中國人喜歡製造這樣的謠言的時候
一直很不解 心裡有很多疑問:
難道中國人認為孔丘(李白或孫文等)是中國之恥嗎?

不然幹嘛一直推托孔丘是韓國人?
而且經常還煞有其事的假造 是某個存在或不存在的韓國學者說了這樣的話
好像很有考證
真令人搞不懂中國人的想法?


當然 這其實是中韓兩國的事
台灣犯不著嘎進去喇舌
偏偏台灣的統霉就愛雞婆
雞婆也就算了
偏偏又從不加以查證特別喜歡幫中國宣傳這類樣板謠言
只要中國一製造完這樣的謠言
就會見獵心喜 跟著起鬨 自動負責散布謠言


其實我搞不懂
這樣作除了被冠上沒有新聞專業的惡名
對統霉有啥好處呢?



(當然 就如各位所知的 結局是 很多台灣人看了這樣的"報導"卻是深信不疑 而且很氣憤)

12/02/2010

"我深綠出來講, 還有問題嗎?"

看新聞說台大有位醫師叫柯文哲
出來講了一句名言: "我深綠出來講, 還有問題嗎?"

我是看了新聞才知道這位柯文哲除了醫師的身分
還有另一個身分是阿扁之前的輔選大將
儘管這並不是我認知的"深綠"
但是可能是因為這層關係吧 所以柯醫師就把自己定義為"深綠"了
(有句俗諺精準怎講我忘了 套過來用 我雖然不同意他的說法 但我充分尊重他的認知)

針對1127槍擊案外界對連公子傷勢的質疑
柯醫師出來背書連公子的傷勢是真的
大致意思是: 之前很嚴重 但因為有百萬分之一的幸運 且醫師技術好 所以復原得很快
到這裡其實都沒問題
(是假設啦
因為為了尊重鮪魚肚以外病人的隱私權
我沒辦法看到任何證明
不過也只能先假設沒問題就是了)

比較大的問題是之後他強調了這句話:
"我深綠出來講, 還有問題嗎?"

我深深覺得柯醫師講這話
還真是... 太冒險了
很擔心他會被網路輿論攻擊說是"往臉上貼金"了

因為我跟柯醫師對"深綠"的定義不同
所以姑且先退一萬步 就假設他就是所謂的"深綠"好了
問題是:
"深綠"講話就一定對嗎?

再退一萬步
假設因為他是"深綠"推演出他就是"對的" 那 有人相信嗎?
(其實 如果他強調"我台大的醫師出來講, 還有問題嗎?"
也許 大家還比較會覺得他是對的 而且願意相信)

關於最後這個問題
我自己觀察到一些有趣的現象
得出一些有趣的結論:

1.就我周遭(我定義的)綠色的朋友
在這次事件中表達的說法看來
大概有兩類:
第一類是這樣的
其實他們並不是不相信專業醫師的背書
而只是為了看笑話
一吐過去被藍色盧的怨氣
所以假裝不相信

第二種是純粹用顏色思考的綠色
(有很多人認為
對於只用藍綠在思考的人來看
講話不合藍 藍就不相信
講話不合綠 綠就不相信
這也許有幾分道理)
柯醫師講的並不合這一類純粹藍綠思考而非邏輯判斷的綠色
所以不管真相如何 他們就是不相信
也就是再怎樣都要假裝不相信

所以小結一: 綠色的有可能相信 但是為了看笑話或為了維護色彩 一定要假裝不相信

2.(我定義的)藍色的比較好推演:
很簡單
依照319的經驗
如果沒有真相調查委員會的報告 就算是李昌鈺博士來了
藍色也是不會相信
不過看目前這情形
1127這次是不會組真相調查委員會了
藍色的當然不相信

再者
柯文哲是阿扁的輔選大將耶
既然藍色的在過去經驗中根本不相信阿扁
(包括法庭上的供詞跟阿扁自己提示的證據)
哪有道理會去相信阿扁旁邊的人?

當然
就目前市面上"看起來"
大部分藍色的卻是深信不疑
這恐怕就跟上述1.第二類型的人一樣只問藍綠不管事實囉

所以小結二: 藍色的有可能不相信 但是為了不被看笑話或為了意識形態 一定要假裝相信

所以結論是:
Q: "我深綠出來講, 還有問題嗎?"
A: "有問題 而且是大大的有問題"

12/01/2010

慢跑的時候 只需要跟自己對話就好了

喜歡慢跑
而且喜歡自己跑

是因為
慢跑的時候
完全不用顧慮他人

不用煩惱要去哪裡找旗鼓相當的對手
也不需要準備太多工具
(當然還是需要一雙慢跑鞋)

慢跑的時候
只需要跟自己對話就好了
(話雖然說得這麼漂亮
不過其實我在慢跑的時候
大部分是在數數字 從1數到100 再從頭數)


喜歡慢跑的人
可能都有自戀跟自虐兩種頃向:


因為太自戀了
太想了解自己
所以才選擇這種只需要跟自己對話的運動


慢跑的社群裡有這一句俗諺:
"Pain is inevitable. Suffering is optional"
只有喜歡自虐的人才會自願選擇這種無法避開痛苦的運動吧


比較怪異的是
我從"討厭慢跑"突然變成"喜歡慢跑"好像沒有中間值
也許有前輩是漸漸喜歡起慢跑的情況吧
不管怎樣
我的狀況卻是突然從"討厭慢跑"直接跳到"喜歡慢跑"
我也覺得匪夷所思
其實在這之前我對慢跑這種運動可以說是一點好感都沒有


討厭慢跑的時候(老婆催著自己去慢跑時)會這樣逃避:
今天太冷了 太熱了 下雨了(其實雨小到快看不到) 放晴了應該出去玩吧 人不太有精神 精神很好不用運動...(很多藉口輪流用)
喜歡的時候
每天都在看天氣 期待明天不要下大雨(只要不是太大的雨都可以跑)


討厭慢跑的時候看別人跑會覺得:
那個人還真是無聊啊
喜歡的時候發現
原來慢跑的同好這麼多
(不可思議的 連慢跑網站也多了起來 看都看不完)


之前因為是慢跑新手
所以訓練不當 長了皮蛇
訓練不得不暫時中斷
皮蛇的神經痛其實非常困擾
就算如此
還是每天期待著病趕快好起來要去跑


因為是突然喜歡起慢跑
也許哪一天也會突然討厭起慢跑
在那天到來之前
就出去跑吧